采浪网 - 相遇采浪, 听页子们的倾诉!

当前位置: 首页 > 小说 > 纪实文学 >

酒店轶事

时间:2010-07-07 15:58来源:原创 作者:徐明利 点击:
小时候,我常常随长辈去赶土地场、烂泥沟和太和场。那时候的乡场上,乡下人赶场办完事后,聚会消遣的地方就只有茶房、酒店。大人们到小酒店喝酒的情形,我现在都记得很清楚。 乡场上的小酒店一般只有一间门面,没有店名。店名在大家

     小时候,我常常随长辈去赶土地场、烂泥沟和太和场。那时候的乡场上,乡下人赶场办完事后,聚会消遣的地方就只有茶房、酒店。大人们到小酒店喝酒的情形,我现在都记得很清楚。

乡场上的小酒店一般只有一间门面,没有店名。店名在大家的心中,张麻子的店子、刘二娘的店子,一说大家就知道了。临门一个转角柜台,上面是一个玻璃柜或纱网柜,柜里有秩序地摆放着卤猪肉、猪蹄、猪脑壳、花生米、咸蛋、皮蛋等下酒菜,闻之让人唾涎欲滴,看了让人心痒难耐。食品柜旁是筷子罐和酒坛。酒坛为土坛,坛口用红布包着河沙做封口,既喜庆又诱人。有的酒店还兼卖蒸笼肉,在铺面外临街的阶沿架一口大锅,灶膛内柴火熊熊,灶上雾气蒸腾,香气四溢。

上午八九点钟光景,酒店就开门营业了。老板娘拴着蒙心围腰帕,站在转角柜台后面,叠碗抹盘,双眼却一直盯着大街上来来往往的行人。看到有熟客或准备进店的客人,忙喊:哎哟,罗二爷,你好久都没有来照顾我了,来来来,今天的猪脑壳肉巴适得很。大爷,你站在街边边做啥子啊,进来喝杯酒嘛!

小酒店的桌子是方桌,凳子是双人长条凳。一张桌子可坐八人。八个位置是不能随便坐的,很有讲究。面对店门的一方是上,方位最大,面对上为下,比上方位次之,剩下的两个方位左为大,右为小。每个方位的两个座位又分左大右小,一桌八个座位,就有大小尊卑八个位置。酒客落座时,要按尊卑贵贱寻找符合自己身份的位置,越位落座会被大家视为不会处事,会遭到议论。该坐较大的位置而被别人挤到较小的位置上,当事人会觉得很没有面子。如果是无意被挤占了位置,那可能是一场误会,说破了当成玩笑。如果是被别人故意挤占,那问题就深沉了。出现这种局面一般是两个原因,一是挤占者对被挤的人有意见,故意挑衅,让你不舒服,在众人面前出丑;再是被挤的人有了什么劣行,在这种场合“挤”你一下,让你没面子,让大家出一口气。出现这种局面往往会使场面瞬间感到尴尬,但马上有会处事的人出面打圆场。无论哪种情况,毕竟伤人感情,说不定从此结下宿怨。小场上的人,都是低头不见抬头见的乡亲,何必呢!常言道:十两银子难结交一个朋友,一句话就可以得罪一个朋友,所以挤占位置的现象很少发生。

一起喝酒的人辈份及社会地位等次很明显,落坐就简单,大家都有自知之明,按次序坐自己该坐的位置就是了。若是大家的等次相差不多,那就不免有一番小麻烦,坐上坐下,坐左坐右,大家你推我让,不免要谦虚一回,有时为让座要争得脸红脖子粗的,与吵架差不多。酒客的等次相当,其实还是有细微差别的,以辈份相同为例,有年龄大小的差别、长房与次房的不同、能力与社会影响的大小,甚至子女多少及子女是否有出息都是酒客等次身份的筹码。其实,大家让坐时,心里都有一杆秤,都知道自己该坐哪个位置,你推我让,有的是真谦虚,有的却是做个姿态而已。

不过落座也真有难处理的情况,按理是年龄大,辈份高的人坐上位,但若有年龄小辈份低但在当地社会影响大的人在场就有点不好办了。大家遇到一起内心都觉得自己该坐上位,但一般又不会主动去坐上位,总得谦让一番,这样坐了上位的心安理得,坐了下位的也不失面子,反而会赢来谦虚有礼的赞誉而获得一种心理上的满足。

落座也有约定俗成的反常规矩,只要有三代人在一张桌子上喝酒,孙子辈可以去坐最大的上八位,把爷爷辈往下位挤,没有谁会议论这不正常,常言道:三代无大小嘛!这大概是长辈宠爱、怜爱或是溺爱晚辈的心理反应吧。孙子辈可以独占上位,也可以同爷辈同坐上位,不过,“抢占”上位的孙子辈一般是未成年男孩,越是这样,大家越认为这娃儿拿得上事,有出息。成年男子一般是不会去挤占上位的,挤占了爷辈虽合礼数,但大家会认为这个人轻狂。不过也不可一概而论,有时在这种场面上成年孙辈故意来个挤占上位的举动,反而会活跃全场气氛。挤与不挤,以何种方式挤,那就要看当时的情景和各人的处事能力了。三代同席,只有孙子辈才有挤占上位的资格,同席的儿子辈却不敢越雷池一步,该坐哪就坐哪,若是挤占了上位会视为不懂事。

大家落座后,就该上酒上菜了。起席菜一般也是坐首位者点。酒菜上齐后,总是坐首位者先饮酒。喝酒用碗不用杯,且只有一碗。左手端右手扶,喝一口后,双手送给右边的一位,接酒碗者也用双手扶碗,送碗接碗之时,双方口中不断说请、请,有的还不住地点头致意。酒碗就这样在一桌酒客手里传递。吃菜也有讲究,到了合适的时候,座中便会有人率先提议吃菜,口中说请菜的同时,筷子就指向他早想请的菜盘。一人提议,众人响应,于是众人纷纷起筷,伸向提议者指向的菜。提议者说请哪盘菜,大家就只能挟哪个菜。没有人提议你独自挟菜吃,或是有人提议而你去挟提议者所指以外的菜盘,那是不讲规矩的表现。我随大人进小酒店,我是不喝酒只吃菜且由大人们挟给我,但只能等有人喊请菜了,我才吃得上一块菜,而有时请的又不是我想要吃的那一盘菜。有时我看到一块鲜嫩的鸡块,可吞了半天口水大人们也不喊请菜,喊请菜时又眼睁睁地看到自己早已看好的鸡块被别人挟了去,心里有意见也没法说。现在想起来,小酒店喝酒的人其实假得可以,一盘菜也就那么一点点,大家又不是天天能吃到肉的,三下五除二就能吃光,却要斯斯文文地半天才请一次菜。

酒将尽,菜将完,座中便有人招呼添酒上菜,招呼声刚息,酒菜便送到桌上来了。酒桌上随之会出现一阵小小的骚动,大家都扬起手中的票子,我来嘛!收我的■!争先恐后地开酒菜钱。小酒店的酒菜钱是即上即收,不搞事后总算帐。

开店之人收酒菜钱是很有讲究的。若是谁慷慨就收谁的,谁争得凶就收谁的,那他的店子肯定开不兴旺。有头有脸的人物手中的钱,店家少收或不收,店家知道这些人是聚人气的财神,不能得罪的。有头有脸的人不给或少给钱,自觉有面子,给钱多的人能和有头有脸的人物一起喝酒,也觉得有面子,店家这样作,是皆大欢喜的事情。酒客中也有吝啬鬼,大家伸手开酒菜钱时,他也大方地把手举起来,不过伸出的手总是比别人短半截,手中的钱也捏得紧紧的,眼睛死死盯着收酒菜钱的人,深怕手中的钱被收了去。看到别人把酒菜钱给了,他可能还会大声高气地埋怨:哎,咋个不收我的喃?座中人心里明白,心头瞧不起,但谁也不说破。店家对这样的人也有办法,你不愿给,好嘛,我就抓着你的手抠你手中的钱,随后大声招呼,酒菜钱某人给了,让你吃个哑巴亏。其他酒客却会发出会心的微笑,感谢店家为大家出了一口气。那些生性慷慨,但一时手头不宽裕的酒客,店家在收取酒菜钱时会给予适当关照,但又要不让其失面子。店家的这种作法大家是称道的。

酒过三巡,菜上三五道,大家的情绪便高涨起来,酒店中也差不多座无虚席了,这便是小酒店中最热闹的时刻。

不时有新的酒客走进店中来,大家便热情相邀:张三爷啊,哎呀!好久不见,来,喝杯酒!罗老大,你瞧不起人嗦,坐过来,坐过来,怕沾你的光吗咋个啊!老朋老友的,你说到哪儿去了,你那桌都坐满了,我坐哪儿嘛。啥子坐满■,挂个角嘛!新来的酒客若是几桌人争相邀请的对象,一旦在某桌落座,自然是这桌酒客的荣耀,推让座位声,招呼酒菜声,一声比一声高,满座一片欢乐。请不到想请的人,其他酒桌上的有些人为表示热情,便用敬酒菜的方式来表达对某位客人的尊敬,便大声招呼:喂,跑堂,某桌送酒四两、烧鸭子一盘,钱算我的哈!好咧!来啦!跑堂的应声回答,酒菜也随之送到。被敬的起身拱手相谢,口中叫道:道谢!道谢!隔桌陪!隔桌陪!敬酒菜者则报以心满意足的微笑。

临近中午,有的酒客开始退场了,却又有更多的酒客揣着刚从市场上换来的钱进入酒店来。一些小孩子受母亲或奶奶的支使,这时也到酒店来看自己的父亲或爷爷喝醉没有,是不是该回家了。有些背着书包的小学生却是自作主张来的。他们知道自己的长辈习惯性地在哪间小酒店里和人喝酒。在这个地方见到自己的长辈,可以白吃下酒菜以犒劳自己的肠胃,更高兴的是可以轻而易举得到一两毛零花钱,到小街上去看小人书,买小糖人,自由自在地享受一番。他们知道,酒桌子上的长辈,要比平时和善爽快得多。

小酒店里的乡下人虽不时兴划拳行令,但整个小酒店却也一直嘈嘈杂杂,热热闹闹,一切显得杂乱而有序。友善、祥和的气氛充塞小酒店的每一寸空间。偶尔有人喝醉了,或狂吐不已,或伏在桌上睡了过去,或滑到酒桌下去人事不省。酒店老板和酒客们对此是有充分心理准备的。将醉了的酒客扶到老板的床上去,灌一点白开水,再将浸透了冷水的毛巾敷到额头上,让他好好地睡觉就是了,这边的酒照喝不误。那种喝醉了就兴奋不已高谈阔论乃至胡言乱语的酒客,亲人或挚友为顾面子,便会及时地扶着架着他离开小酒店。这些酒桌上出现的小插曲,不会引起混乱,更不会降低大家喝酒的兴致,浓浓的亲情友情氛围反而会更浓了。

到小酒店喝酒,是一年到头脸朝黄土背朝天的乡下男人一种惬意的享受。小酒店是男人的世界,只偶有老年妇人在座中出现。大姑娘小媳妇没有非常特殊的情况,是不会到小酒店中去喝酒的,那样会被认为是少调失教,不守妇道。

消遣与享受是男人进小酒店的追求。但也有为办事而进小酒店喝酒的。大宗财物交易订契约找人作保,请人调解恶化已久的关系、求有头有脸的人办事、家里有大喜事要呼朋唤友庆贺一番……。这些,都是庄稼人生活中严肃的大事情,必得请一顿酒,以示庄重和虔诚。不过这种场合的酒菜钱由做东的人负担,用不着大家争先恐后地争着开销。

我的童年时代,我家乡的乡场上这类小酒店很多,我经常随我的爷爷、父亲和其他老辈子进小酒店,沾他们的光打牙祭,不过,我最喜欢的是观看小酒店中的各种景像,听酒客们津津有味地闲吹各种各样的故事。家乡的乡场上如今纯粹的小酒店已很少了,一般都是卖酒菜而兼卖米饭。酒客们喝酒的种种表现及酒店的氛围早已不是从前的样子了。

我很怀念我童年时代乡场上的那种没有店名的简陋的小酒店,那是我的记忆中难以抹掉的一幅让人心动的图画。家乡的小酒店,我心灵永不磨灭的画册与我生命的岁月同在。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153)
96.2%
踩一下
(6)
3.8%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