采浪网 - 相遇采浪, 听页子们的倾诉!

当前位置: 首页 > 小说 > 大陆小说 >

穿梭异世女警官

时间:2009-11-24 10:58来源:网络 作者:YWJ456 点击:
  楔子  “不要跑,你给我站住,”  “咦?这个贼呢?”糟了,一定是追丢了,这该死的贼,真阴险,这下追丢了,怎么和长官解释呢?于熙雯心里七上八下,想起长官那拉长的脸就可怕,不禁浑身打了个寒颤。还是回家吧,可是好像迷路了,这都到傍晚了。  什

  楔子
  “不要跑,你给我站住,”
  “咦?这个贼呢?”糟了,一定是追丢了,这该死的贼,真阴险,这下追丢了,怎么和长官解释呢?于熙雯心里七上八下,想起长官那拉长的脸就可怕,不禁浑身打了个寒颤。还是回家吧,可是好像迷路了,这都到傍晚了。
  什么声音?好像是打雷了,哎,真倒霉,荒郊野外的,不过幸好有把手枪,还是找一个山洞躲雨吧,就知道老天总是和我作对,爱情失意,事业也跟着失意,于熙雯心里抱怨着老天,
  “哇!好亮!”于熙雯抬头看看,不看还好,一看吓了一跳,原来天空出现了一个大洞,正好对着于熙雯,于熙雯感觉被什么东西吸了进去。
  “救命啊!”于熙雯大叫到。
  时光穿梭遇帅哥
  “喂,你醒醒”李鹤轩刚刚为了追一个杀人魔,到了这里,可是杀人魔到了这里却没影了,却看见一位穿着古怪的衣服的姑娘躺在地上,本来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可是杀人魔还在附近,所以只能叫醒她。让她离开这里
  于熙雯睁开眼睛,突然看见一位帅哥,可是衣服却很奇怪,一身白色,手里还拿了一把剑,难道在拍戏?
  “姑娘,你怎么了?你现在赶快回家吧。”李鹤轩看着这位身穿奇怪的衣服的姑娘总是盯着自己看,浑身不自在,只好自己发问
  “哦,sorry。”发现自己的失态,于熙雯连忙道歉
  “姑娘,你说什么瑞啊?还有,你怎么躺在这里?衣服怎么穿的这么古怪?”李鹤轩疑惑不解的问道
  “我说的是英语啊,连幼儿园的小朋友都会,你怎么都不懂啊?还有,我也不知道怎么躺在这里,我本来是捉贼的,可是被他跑了,我却迷路了,晚上打雷的时候我看见天上出现一个大洞,我好像被这个洞吸住一样,后来我就不知道了,醒了以后我就看见你了,还有,应该是我问你怎么穿成这样,你们是不是在拍戏啊?怎么拍戏旁边都没有人啊?”于熙雯解答了帅哥的疑问,也提出了自己的疑问,
  “英语我是不懂的,还有,什么天空出现大洞?我们这里没有打雷啊?至于拍戏,我就更不懂你说什么意思了,我也是在追一个杀人魔才来到这里,而且我们一直都穿成这样的。”虽然大家都说的汉语,可是李鹤轩却第一次不懂对方说的是什么,说她脑子糊涂,可是对于他的问题,她都能一一解答,可是说出的答案却总是很古怪。
  “等一下,这是哪个年代?”作为警察,于熙雯的直觉告诉她,这有点不对劲。
  “这是公元1660年,难道姑娘不知道吗?”李鹤轩满脸疑惑。
  “我知道,是康熙年间嘛!”于熙雯忽然意思到自己穿越的事实,作为职业警察,她有着敏锐的观察力,警惕性和应变能力。
  “可是,姑娘的衣服?”李鹤轩打量着于熙雯奇怪的装束
  “哦,这是我自己设计的衣服,后来遇到小贼,我就穿着跑了出来,可是我回家以后,家里却被烧了,晚上我没睡的地方,就在这里睡着了。”说谎是自己最擅长的,每次抓不到小贼的时候都会和长官编各种理由,而且毕竟自己来到这里也没熟人,什么也不懂,遇到这位帅哥还算是有缘,于熙雯打着自己的小算盘,希望这位帅哥可以留下她
  “可是,你不是说打雷什么的吗?”李鹤轩还是不明白,怎么现在又说碰到小贼了?
  “哦,那是因为我刚才做梦,你叫醒我的时候,我没有睡醒,就乱说了一通。”于熙雯连忙推翻了一开始的说词,幸好当警察时听过很多人翻供,希望这个人可以相信,否则自己在这古代可怎么混啊!
  “你这个姑娘真怪,好了,我要走了,我还要追杀人魔。”李鹤轩可不想再耽误那么久的时间在这个古怪的姑娘身上,他还要追那个杀人魔,如果追不到,今天晚上可能还有人被害
  “我家被烧了,我没有家了。”想起自己穿越到这里,现在老爸老妈一定在打她手机打不通而找她吧,想到这里她的眼泪便出来了,呜呜的哭了出来,谁说警官就不能哭,再怎么说自己是个女孩子,而且穿越到这个陌生的地方哭就哭吧!
  “别哭了,你想怎么样?”李鹤轩是天不怕地不怕的大侠,可是就算大侠也是有弱点,就是怕女孩子哭
  “让我跟着你,我帮你一起抓杀人魔,相信我。”对于于熙雯来说,现在只能靠这个人了,然后等下次打雷,再到这里找寻回去的路
  “你会捉贼?”李鹤轩回过头
  “我会,我证明给你看,你放心,我一定不会个你填乱,可以吗?”于熙雯诚恳的说
  “那好吧,你跟着我也可以,但是不可以乱来,知道吗?李鹤轩严肃的说
  “好的,不过,你说的那个杀人魔的案子能不能让我也帮你啊,因为我在我们家乡就是一个女捕快,而且断案也很精明的。”于熙雯为了保住老本行,大大吹了起来。
  “你告诉我,这个杀人魔的作案时间一般是在什么时间作案,一般是针对那些女人作案,她们的特征是什么样的?既然我们一起去杀人魔,我就要知道线索”对于工作,于熙雯从来都不会马虎,总是会认真的分析案情,这次也是不例外
  看着于熙雯认真而又专业的表情和问题,李鹤轩决定相信她
  “他的作案时间都是在亥时,而且每次发现死者都是在一坐破庙,现在我们已经把破庙给围住,周围也有我们的人,可是还是会有死者被发现在破庙,而且总是在京城作案,每次都是被害的女子都是白天穿的青色的衣服,死后白天穿的青色衣服都会盖在死者的身上,所以现在京城的女子都不敢穿青衣,可是还是很多被害,死后还是被一件青衣盖着,这个我们却不得其解,而且这个杀人魔的轻功很高。”李鹤轩分析着案子给于熙雯听。
  “这就是京城,我们先找个客栈住下,我给你买套衣服,你先换下,然后我才和你说说这个案子,还有,我叫李鹤轩,以后你可以叫我李大哥。”李鹤轩笑着打量着穿着古怪的于熙雯,由于一路上都在分析案子给她听,也忘了自我介绍,
  “哦,好的,我叫于熙雯,你也可以叫我于SIR,我家乡的人都是这么叫我,只是我的家乡在很遥远的地方,所以暂时没办法回去。”于熙雯伤心的说,她很想家,很想爸爸妈妈,可是,现在却回不去了
  “别伤心了,到时案子结束了,我雇个马车陪你回去。”李鹤轩笑着说
  于熙雯点点头,虽然心里明白根本不是雇马车的事情,而是自己遥远的家乡是21世纪啊!
  京城女扮男装
  京城好热闹啊,于熙雯好奇的打量着这个与自己时代不同的地方,可是他们的眼光也是在好奇的打量着自己,对了,于熙雯这才意思到自己的衣服存在着古代死多么的不搭,难怪他们都在盯怪物一样盯着自己,于熙雯拉了拉李鹤轩,李鹤轩也意思到了众人奇异的眼光,他带着于熙雯走到附近的一家客栈,自己出去给她买了一套却是男式的衣服,
  “换上吧,我本来想给你买女生的衣服,可是,我一个大男人实在是不好意思去买,这个你先将就着穿吧,等事情办好,我带你到我家,我妹妹带你去买衣服。”李鹤轩不好意思的说
  “哦,那就谢谢你了,可是你先出去一下,我想把衣服先换上再说。”于熙雯作为21世纪的女孩,总是直话直说,而且男式的衣服款式应该还蛮好看的,因为看到李鹤轩的衣服就知道了,
  “哦,好的,那我回自己屋子了,你换好后去找我吧!”李鹤轩走了出去,轻轻的带上了门
  于熙雯连忙拿出了李鹤轩为她买的男装,这是一件淡蓝色的服装,外面还有一层,穿上以后,感觉还是蛮不错的,可是头发怎么办呢?想想还是扎个马尾,后面头发再散下一些,毕竟这个衣服属于潇洒型的,
  穿着完毕,可是东西怎么办?想了一下,于熙雯将手枪套绑在腿上,手枪就可以随身带了,也免得自己弄丢了,否则回到21世纪,手枪丢了的话,长官一定会杀了自己。手机和自己的其他东西放在包袱里,幸好自己买的手机不用充点,只要有阳光就可以充了,这样没事也可以听听歌。
 
“于SIR,你好了吗?”屋外传来李鹤轩的声音
  “哦,好了。”于熙雯将东西放好,把门打开,
  真好看,没想到她穿男装还蛮好看的,李鹤轩看着于熙雯穿着古装的样子想着
  “你怎么了?我穿错了吗?”于熙雯看着楞在门外的李鹤轩
  “哦,没有。”李鹤轩回过神来。
  “那就谢了,帅哥,对了,在我们家乡帅哥的意思就是对好看的男子的称呼”于熙雯淘气的说
  “那我们来分析一下案子吧,有纸和笔吗?”于熙雯问到
  “有。”李鹤轩拿来一只毛笔和砚台,还有一叠纸,
  毛笔?晕倒,于熙雯这才想起古代的笔只有这种,不过幸好自己以前老师教过写毛笔字。不过,还是叫李鹤轩写好了,因为自己的字实在难看的要命
  “李帅哥,你能不能把被害人的名字和被害的时间地点特征一一写上。”
  “为什么?我们现在要去找他把他抓住,你没事写这个干嘛啊?”李鹤轩实在是不明白为什么要写这个,现在马上就要天黑了,如果再抓不到人,说不定今天又要一个人受害,越想,李鹤轩越是着急与生气
  “你放心,相信我吧,而且说不定今天杀人魔不会出现呢?”听的出,李鹤轩是生气,于熙雯希望李鹤轩相信自己,
  “这个杀人魔是每个星期杀一个人,希望你尽快找出线索,”李鹤轩也明白,自己找了一个月了依然没有找出杀人魔,每次都被他逃脱,这一次也只能相信这个古怪的女孩了
  回到古代侦破杀人魔
  而于熙雯在找线索时也发现了三个疑点:
  第一:每次发现死者都是在破庙,而且就算后来破庙被很多士兵把守,采花大盗还是能轻而一举将死者带到破庙,而且还是没有人察觉,可见,破庙一定不是第一现场,可是第一现场到底是哪里呢?
  
  第二:死者一开始都是穿青衣的女子,可是后来就算京城都没有女子穿青衣了却还是有人被害,死后也都是盖着青衣,可见她们一定还是有其他的什么青色共同点而被杀人魔所注意,可是到底是什么青色共同点呢?
  第三:她们被害时间都是在亥时,可是为什么采花大盗会选在这个时间作案?到底是出于什么目的呢?
  “我想到太平间看看。”于熙雯连忙站起来说道
  “什么太平间?”
  “哦,是麻烦你带我去一下义庄和破庙。”于熙雯马上纠正自己的错误
  这个女孩子真奇怪,说的话怎么总是听不懂,不过,就给她两个时辰,看她到底搞什么鬼,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那么相信她,最后还是带她先去了破庙。
  破庙不愧是破庙,破的庙里面都是灰尘和蜘蛛,里面还有些稻草,于熙雯四周都看了看,
  “这里的东西你们都动过了没有?于熙雯问到
  “于SIR,这里尸体搬出来过,其他东西就没有动过,因为李大侠让我们不要动其他东西”一位士兵回答
  “李大侠?哈哈,不错嘛,你这小子还是大侠级的。”于熙熙雯大笑到,看见李鹤轩铁青的脸,于熙雯连忙收起大笑的脸。不过想想这个李鹤轩也懂得保护现场可是这是不是第一现场还是很难说,来过破庙后,于熙雯感觉这是第一现场的可能性并不大,于熙雯在四周看了看,却总是感觉哪里不对,
  咦?在佛像后面怎么会有泥土呢,而且地上还有一摊水?晕倒,这个破庙真是又破又脏
  “李帅哥,带我去义庄吧,。”于熙雯看向有点不满的李鹤轩
  “走吧,”即使不满,可是李鹤轩还是决定相信她。
  义庄离破庙也并不是很远,没走一会就到了,可是对于于熙雯来说,接触尸体是第一次,而且又是女孩子,心里不免有些害怕,以前办案接触尸体都是法医的事情,可现在~~,想想还是21世纪好,
  走进义庄,里面阴森的气氛让于熙雯浑身打颤,尸臭味更是一阵阵扑来,让于熙雯感到一阵呕
  “你没事吧?”
  “我没事,现在工作吧,从第一个受害者开始。”于熙雯说到,
  “你没事干嘛抱着我不放啊?”李鹤轩有意逗她,
  这时的于熙雯才意思到由于自己其实真的害怕,而抱住了李鹤轩的胳膊,
  “不行吗?再怎么说我也是女孩子,害怕也是正常,但现在你的胳膊就是要借给我,其他的别和我废话。”于熙雯振振有词的说,虽然明白这样不好,可是现在真的很怕,但是死人也是会说话的,所以,必须第二个线索还是要从死人身上找。
  “仵作已经检验过了,你还是要自己检验?”李鹤轩不明白的问道
  “是的,因为相信谁都不如相信自己,线索是需要自己去找。”于熙雯坚定的说,其实,在21世纪里,电视里经常放过去的仵作大都是信不过的,要么是被人收买要么是自己是犯罪的人。
  告诉自己别害怕,她掀开白布,硬着头皮检验了起来,奇怪,于熙雯发现怎么她们的鞋子上都有泥土,但是泥土却不多,都是很小的一块沾在鞋底,还有最后一个受害人了,她慢慢的掀开白布,也发现最后的死者的鞋底也出现了一小块泥土,这些女孩子挺漂亮的,这个也是,于熙雯看了看她的脸,有眼泪从死者眼睛里流出来,于熙雯吓了一跳,
  “李大哥,她……她流眼泪了。”于熙雯吓的口吃了
  “我看到了,其实其他的受害人也都是抬来以后也出现了类似的情况,我想她们一定太冤了,所以死后才流泪的,我一定要把采花大盗抓住。”李鹤轩惋惜并恨恨的的说
  为什么每个死者都流眼泪,而且鞋底都沾了一小块泥土,于熙雯觉得事情并不简单,对了,记得以前上网看过说如果是凶杀案,死者,更确切的是被害人,被凶手冷冻过后(为了拖延犯罪时间,冷冻是经常被使用的方法)再拿到正常室温下,死者身体中的体液漫漫解冻,再加上在冷冻室中沾染的碎冰,很可能有液体流出(注意,但并不一定是眼泪!如果死者生前血管破裂,会流出“血泪”也不一定,
  “李帅哥,到破庙,”于熙雯拉着李鹤轩就跑了过去
  于熙雯来到破庙的佛像旁,地上依然有一摊水迹和泥土,她敲了敲后面的墙,发现是空的,
  “李帅哥,找机关,这个墙后面一定有密道,也许这就是你可以找到他的正确地方。”于熙雯一边说一边找机关
  李帅哥?士兵们眼睛齐刷刷的看向李鹤轩
  “看什么看,都给我去找机关。”李鹤轩尴尬的大声呵斥那些看向他的士兵
  虽然听于熙雯说帅哥这个词是好的,可是面对大家奇怪的眼光,李鹤轩还是有些不好意思
  “我叫李鹤轩,在人多的地方也可以叫我名字,或者是李大哥。”李鹤轩生气的警告于熙雯
  一旁的于熙雯吐了吐舌头
  “找到了,找到了,这个蜡烛就是机关。”一名士兵高兴的喊道,扭开了机关,那堵墙也打开了,士兵们也很佩服叫于SIR的大侠(由于自己穿的是男装,而且又和李大侠在一起,士兵们便也理所当然认为于SIR也是一名大侠),
  “你们在外面守着,我和李大哥进去就可以了。”于熙雯吩咐着士兵
  密道不愧也叫暗道,里面还真是挺暗的,幸好李帅哥把蜡烛也拿了进来,
  “等一下,这里好像有个东西。”于熙雯低下头,看见脚下站的地方是一个圆盖子。
  “你让开,把蜡烛拿着,我来打开它。”李鹤轩说着便要拉开圆盖子
  能打开吗?也不知道会不会是下水道,但是,就算是下水道也没什么关系吧,于熙雯想着,
  “打开了,下去吧,”李鹤轩接过蜡烛说到
  原来这是一间地下室,可是藏冰的地方在哪里呢?于熙雯在四周找着
  “快来看,这里好像还有一间。”李鹤轩大声叫着于熙雯
  这里像是一间铁门,锁是由黄铜铸成,看来是很坚固,但是对于于熙雯来说,绝对是难不倒她,于熙雯从头发上拿下来一个发卡,三下四下就打开了
  “你还真厉害,你怎么会的?”李鹤轩看着于熙雯手里的发卡,
  “呵呵,这个是我们家乡的师父教的,可以自救。”于熙雯笑了笑说,便走了进去
  没想到这里居然挺冷的,于熙雯走到一个长的铁棺旁边,打开一看,里面果然是装冰的地方,可是泥土又是从哪里来的呢?于熙雯的疑问在脑子里想着
“有人进来了。”李鹤轩警惕的将于熙雯拉到旁边的铁棺边躲了起来
  “别躲了,没想到你居然能找到这里。”杀人魔嚣张的说
  “今天我就要为死去的受害人报仇。”李鹤轩拔出了剑,两个人打了起来,
  彭的一声,李鹤轩和杀人魔被这一声响声振了一下,于熙雯拿着手枪对着杀人魔,杀人魔只感觉自己的腿被什么东西穿了进去,很痛,他低下头一看,自己的腿流血了,他顾不上疼痛,拿着剑就刺向于熙雯,
  糟糕,没子弹了,于熙雯这才想起来,自己为了捉那个毒贩老大,子弹打的只有一颗了,
  “小心。”李鹤轩用剑挡开了杀人魔刺向于熙雯的剑,而自己也因此胳膊被杀人魔的剑划伤,两个人又开打了,于熙雯将放在枪套里唯一的3颗子弹装进手枪里,等到合适的机会用,杀人魔的腿受了伤,硬碰硬肯定是不行的,于是找了个机会趁机跑了出去,于熙雯看见后马上和李鹤轩追了出去,可是由于暗道太暗,根本看不见杀人魔的影子,
  “你受伤了,”于熙雯将自己外面的一层白纱的衣服撕了一块,包在了李鹤轩的胳膊上,
  “他的腿受了伤,应该跑不远。”于熙雯说着便从脖子上拿出手机打开日光灯的功能,因为要出去追杀人魔,于熙雯将手机挂在自己的脖子上,这部手机还是21世纪时看它是不用充电,没有电时只要放在有阳光的地方就可以充电了,这也正好符合自己当警察在外面办案的需要才买的,没想到虽然没有信号,可是这次也能用到它,
  “这个东西是什么?;”李鹤轩发现这个东西比蜡烛要亮的多,还很漂亮,
  “哦,这个是我们家乡的蜡烛,赶快找人吧,别问那么多了。”于熙雯一向撒谎不打草稿,可是心里还是有点虚,于是将话题转移了过去
  虽然好奇,可是李鹤轩还是明白追杀人魔比较重要,
  “李帅哥,这里有血迹,我们只要按血迹找过去一定能找到他。”于熙雯发现杀人魔的血迹连忙和李鹤轩说道
  “这个我当然知道,你以为我真是傻子啊。”李鹤轩说道,其实在李鹤轩的心里也的确挺佩服这位古怪的女孩子,
  两个人跟着血迹的方向走到了出去的路,出口却有很多的泥,这也让于熙雯的疑问也揭开了为什么佛像边会有泥的出现,还有受害人的鞋底为什么也会有一小块泥,可是,这个地方让两个人又那么熟悉,李鹤轩突然想到原来这里就是自己发现于熙雯的那个地方,难怪当时自己追到这里就找不到杀人魔了
  “喂!想什么呢?赶快追人啊!”于熙雯看到李鹤轩楞在一边,生气的说道
  “哦,好的。”李鹤轩被于熙雯的喊声拉回了现实
  两个人继续跟着血迹的方向找了过去,看见杀人魔正在河边清洗受伤的腿上的血迹,
  “你还是投降吧,你腿上的伤是我用手枪打的,里面还残留我打进去的子弹,你这样清洗是不行的。”于熙雯试图说服杀人魔投降
  “你们想的美。”杀人魔几乎有点发狂了
  “那就对不起了。”于熙雯拔起手枪又是一枪打在了杀人魔的另一只腿上,就像李鹤轩说的,这个杀人魔的轻功厉害,而在密道的地下室里,看的出他的武功也不差,和李鹤轩的武功都是不相上下,如果要尽快抓住他就必须使用手枪打他的两条腿,
  “李大侠,于大侠。”
  于熙雯和李鹤轩回头一看,原来是救援到了
  “张捕头,你们把犯人带走吧,我们有事就先走了,后会有期。”李鹤轩和一位穿着电视上捕头衣服的人说道
  “李大侠,那后会有期。”那个张捕头说道
  “于SIR,走吧。”说完,李鹤轩头也不回的走了
  “等等我。”于熙雯连忙追了上去,这个人也太酷了点吧,说走就走,也不等等她,于熙雯边走边埋怨
  李帅哥的家
  “这里是哪里啊?环境还蛮不错的呢!”于熙雯边说边打量着这个简陋却别有风味的房子
  “这是我家。”李鹤轩说
  “哥,你终于回来了。”这时,从屋里走出来一个很清秀的女孩子
  李陵容听见哥哥的声音马上走出了房门,只见哥哥身边带回来一位很清秀的男生,不由的楞住了
  “妹妹,你怎么了。”看着妹妹楞在一旁,李鹤轩连忙喊了一声
  李陵容发现自己失态,有点不好意思,脸上更红了
  “于SIR,这是我妹妹容儿。”
  “妹妹,这是于熙雯,叫她于SIR就行了,她是女孩子,你一会给她拿一套你的衣服给她换上。”为了不让妹妹误会,李鹤轩急忙给对方介绍
  女孩子?难怪长的那么清秀呢,李陵容仔细的打量着于熙雯,感觉于熙雯身上有种很亲切的感觉
  “轩儿,容儿。”这时,于熙雯发现一个白发老爷爷出现在屋里
  “师父。”李鹤轩和李陵容马上过去对这位老爷爷很礼貌的说
  师父?难道这个老爷爷是他们的老师?可是他们的老师也太老了点吧,但是精神却好的很
  “你就是轩儿带回来的朋友吗?”
  “是的。”这位老爷爷很是和蔼,我也如实回答
  “轩儿,容儿,你们出去,我有话和这位小兄弟说。”老爷爷转向李鹤轩和容儿,语气和表情不容他们拒绝
  “是的。”李鹤轩和容儿答到,不由得又担心的朝于熙雯这边看了看
  等到李鹤轩和容儿走后,老爷爷看向于熙雯,
  “缘起缘灭,我想你也该回到你的家乡了。”老爷爷认真的说到
  “你可以把我送回去?”于熙雯虽然不知道老爷爷知不知道自己的事,可是直觉告诉她,老爷爷可以帮助她
  “明天子时,桃树下。”说完,老爷爷打开门,便不知走哪里了
  于熙雯楞在一边。
  “你没事吧?”不知道何时,李鹤轩和容儿早已走进屋子
  “你们师父,走了。”于熙雯说
  “哦,我们师父一向是这样,来无影去无踪。”容儿解释到
  “师父和你说什么了?”李鹤轩突然问道
  “没什么,他问我是不是想回家,可能你师父可以帮我回到我的家乡。”说着,于熙雯突然觉得心里很是难受,似乎有种不舍
  于熙雯拿下挂在脖子上的手机,教他们使用的方法,里面的歌曲反复的唱着,虽然李鹤轩很好奇,可是对于于熙雯要走的事实也突然感到不舍,根本就没有心思学这个手机的功能,倒是容儿学会了所有手机上的使用,
  “这个玉送给你,这是我带了多年的玉,你可以带在脖子上,可以保平安。”李鹤轩将脖子上的玉摘了下来带在了于熙雯的脖子上
  回家
  雷声轰隆隆的响声像是催命的声音,使李鹤轩和于熙雯的心里感到一阵阵的心痛,于熙雯换上了21世纪的衣服,走出了屋子,这时,李鹤轩突然间拉住了她,从相遇到相识,一切是那么自然,对于高傲的李鹤轩来说,他总是不喜欢别人插手案子,可是,这一次却相信了这个穿着古怪,东西古怪,分析案子也总有自己的一套方法,虽然害怕尸体却还是要自己去义庄检验尸体的女孩。
  对于于熙雯来说,自从睁开眼睛看见了这个帅哥的第一眼,就感觉自己只能依靠他,可是经历追查杀人魔这么久以来,于熙雯一直都以为自己对他也只是同事和搭档的关系,可是在走的这一刻,于熙雯的心突然很痛。
  “轩儿,放手。”突然间,老爷爷出现了
  “师父,轩儿陪她一起回家乡可以吗?”李鹤轩带着恳求的态度问着老爷爷
  其实于熙雯明白,这是不可能的,毕竟自己是21世纪的人,
  “李鹤轩,我的家乡你是去不了的,我把我的手机留给你们做个纪念,我走了,你们要多保重。”于熙雯说完便走到一道亮光下
  “不行,我一定要陪你,因为我喜欢你。”李鹤轩突然脱口而出,拿着手中的剑就要冲到亮光下
  “轩儿,不得无理。”老爷爷档在了李鹤轩的面前,
  梦醒
  “熙雯醒了。”于熙雯睁开眼睛看着妈妈正在眼泪汪汪的望着自己
  再看看旁边同事和亲人都在旁边陪着自己
  “我是怎么了?”于熙雯感觉自己似乎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
“于SIR,昨天有人发现你躺在一个山洞旁边,可是由于你身边没有手机,就报了警,我们赶过去发现是你,就通知了伯父伯母。”警局的一个同事说
  手机没了?不会啊?于熙雯想着当时手机是挂在脖子上的啊,管他呢,只要自己小命没丢就好
  “老姐,上次你说你喜欢的一个镜子我给你买回来了。”于熙雯的弟弟于雷讨好似的说
  这个镜子她早就想要了,只是当时因为要办案子,也不能出去逛街把镜子买回来,只有托老弟去买了,
  透过镜子,突然发现自己脖子上挂着一个玉,那是梦中的帅哥送她的,难道这不是梦?想起李鹤轩,于熙雯的心一阵疼痛
  “姐,你怎么了。”于雷发现姐姐看着镜子发呆,眼泪顺着姐姐的脸峡流了下来
  “哦,没什么,我看到你们太高兴了。”于熙雯回过神说道
  于熙雯出院了,由于那个贩毒老大已经捉住了,警局要她在家多休养几天,回到家,她的心情舒畅很多,回到卧室,于熙雯手握着挂在脖子上的玉,不知道李鹤轩现在还好不好,那部手机他还会不会使用。
  “有缘会相聚,何必再相思。”
  这是老爷爷的声音,于熙雯马上从床上坐了起来,却不见老爷爷的身影,到底是什么意思?算了,还是提起精神,准备养足精神继续当女警官
  后续:一位白胡子老爷爷在镜子里看见异世的女警官回到自己的世界,努力工作的态度也让他放下心来,对于自己的徒弟,他也看清自己的职责,准备继续除暴安良,可是,白胡子老爷爷也明白,他们两人的缘分并未结束。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401)
95.2%
踩一下
(20)
4.8%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 烟    枪

    烟枪,是燃吸鸦片的工具。由于长期燃吸,枪管内自然沾积一层油垢,被吸烟者美称为膏...

  • 哦,香雪

      如果不是有人发明了火车,如果不是有人把铁轨铺进深山,你怎么也不会发现台儿沟这...

  • 十四岁的情欲

      春节前回去的那天,是个下雪的日子,雪不大,是很细的雪,但地上已经落了很厚的雪...

  • 闲话(短篇小说)

    ○ 我是惯于沉湎过去的人。生性缺乏对未来富于诗意的憧憬,如今我几乎依托回想确定我...

  • 三个女人一条鱼(连载一)

     一 田蜜蜜?病床上的臆说 鱼儿来了,鱼儿去了。   来了去了,去来未了。   鱼儿...

  • 电话怨

    在公司,我算是半个技人员吧,到成都培训过几月,直到现在,是公司里惟一掌握这一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