采浪网 - 相遇采浪, 听页子们的倾诉!

当前位置: 首页 > 散文 > 随笔札记 >

耳边响起“集结号”

时间:2018-08-11 23:08来源:原创 作者:燕智勇 点击:
军号声中,我们分别了,此生可能不再相见,但梦在,可以带到来生。我相信每个热血男儿胸中都有一股英雄气,心中都有一个将军梦,都渴望金戈铁马、都渴望跨马持枪走天涯,都渴望沙场点兵,为民族建功立业。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在经历了一次手术后,当兵的记忆碎片化了。生活的激流推拽着依然激情四溢的我跌跌撞撞在波涛中顺势前行,无暇回望,无暇顾及,无暇驻停,更无法分心去寻读、辩认那些遗失了的星星碎片。
  春花秋月,日月轮回,住事如烟,在品尝了人生长河的酸甜苦辣,驻息了春夏秋冬四季的人生驿站后,心境逐渐平和的我却听到了一支熟悉的、从久远年代传来的、能穿透每个军人灵魂的“集结号”声。激昂悠扬的军号声中,那些沉寂了多年的碎片竟然在记忆深海的角落泛出了星星般的光芒。
  军号声中,我看到“湾兜”所在地的“761”变成了泽国汪洋,竹筏下漂浮着大肉包子;我看到疾风暴雨、雷鸣电闪中,战友们在泥泞的小道上推拽着笨重的发电及抽水机器,没人喊苦,没人退缩,当时还是排长的马彦须,一张长脸,冷如冰霜,肩拉牵绳;我看到蓟县堤外大河波涛汹涌,堤内瓜果稻田尽没水中,战友们光着膀子系着裤头,泥鳅一般上下忙碌;我看到蓟县破旧的街道两傍,炊烟袅袅,槐树荫下,夕阳的余辉斑驳陆离,孩童无忌,光腚嬉戏,婚后男女却也大都敞胸露怀,手摇葵扇纳凉,惊诧之时,一声口令,疾步而去。事后说起水灾之苦,老兵不屑,去年唐山地震才苦。
  军号声中,我看到朝阳下,一队队唱着歌或喊着口令号子的部队在“761”大门跑进跑出,朱副团长黑着脸腆着肚子站在指挥部门口,暗含自得地看着自己这些生龙活虎的小伙子。要知道,那年月的苦是多种含义的,部队除了施工训练苦外,伙食也差,另外还有精神上的苦闷与彷徨。这天午后四点左右,正在紧张施工的部队突然听到工地喇叭里传来“洪湖水浪打浪”的歌声,一时懵了,那歌声悠扬,甜美,其传导出来的韵味和意境使人心生向往,与现实反差巨大,我突然意识到,时代可能翻开了新的一页。从那时起,部队不再是单一的队例歌曲,也有了抒情歌曲,生活变的多彩多姿起来。记得一次战友文工团来“761”,演出结束后,演员要和穿工装的干部战士合影,当时在搅拌机傍,大家都想跟那个唱“泉水叮咚响”的女演员挨近些,奈何司务长张瑞英抢占了有利地形,这照片我是没见过,也不可能再见到了,但那美好的情景却永远留在青春的记忆里。
  军号声中,我看到自己以新兵排长的身份走在沧州的一个铁路轨道上,身后是刘三亭战友,他的身份是新兵连指导员,前面是新兵连长,姓名不记得了,我们是到沧州接新兵。那个新兵连长嫌自己的行李重,全部将其放到我肩上,空手走在前面,三亭战友不忍,想要帮我,我拒绝了。此事对我一生的人生观、价值观影响较大,当时有许多词句从我脑海重复叠现,如“平等、尊重、爱兵如子、军阀作风”等等,事后三亭战友为了安抚我,专门请我吃了一次水饺。
  军号声中,我看到了张建军、李建国、贾新其、苗平和、邓强等同年度入伍战友,认出了马连水、刘显生等战友的笑容,看到了连长那张长脸,听到了指导员那极其温暖的山西口音。要知道,在没有恢复高考前,军营可是藏龙卧虎之地,我不知道在部队施工训练任务那么重的情况下,连长指导员仅靠几张党票和虚无的“提干”指标是如何鼓舞士气,平衡人心,保持连队战头力的。
  军号声中,在连长点名、分班、任命班长以及“立正、稍息”的口令声中,八十余号六十上下的花白老者,身着国防T恤,挺着胸脯,大声应答着,不管你是国防科研所长、还是团职、局长、法官、讲师、教授等知识分子,在退休时只是科长的马彦须连长的二连点名册上只是一个兵。每个人都以曾经是天津警备区独立师二团二连的一员而光荣、而骄傲,都是一脸严肃,声如洪钟。那场景无不令人动容,我知道,二团二连作为番号已成为历史,但作为一个国防记忆和军队特有的一个细胞和基因已植入了每个二连战友的血液中。
  军号声中,我思绪万千,彼此牵挂几十年,迢迢千里参加一次聚会,除了看看彼此的模样以解相思之外,更多是寻找自己的青春和梦想,去辩认曾经留下的足迹,去品味发生过的军旅故事。
  军号声中,我们分别了,此生可能不再相见,但梦在,可以带到来生。我相信每个热血男儿胸中都有一股英雄气,心中都有一个将军梦,都渴望金戈铁马、都渴望跨马持枪走天涯,都渴望沙场点兵,为民族建功立业。我相信,男儿梦在,中化民族就会永远骄傲地立于不败之地。
(责任编辑:采浪杉子)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 那山那寺那僧

    上世纪八十年代后期,学妹格桑曲宗在火车上邂逅一心仪男生,邀我与魏兄代为考察,地点...

  • 耳边响起“集结号”

    军号声中,我们分别了,此生可能不再相见,但梦在,可以带到来生。我相信每个热血男...

  • 任时光之水浸泡

    小时候忧惧生死,害怕长大。时至今日方知,其实死不是某一日来到的,而是日日光顾。今...

  • 蔬菜情缘

    “不知菜根味,难修正果身”,出家人吃素,除了五谷,偏食蔬菜,以利清心寡欲,达到修...

  • 香沙芋随记

    站在长江边的文人一般都会把自己装得胸怀天下的样子,可是,我却站在的江边的芋头地里...

  • 农家鱼网

    这是一道斜坡,有一条水泥公路滑下来。我们从一只铁壳船上下来,上了一辆在坡底等候的...